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醉来引君上红楼(2)——红楼梦里梦红楼  

2007-01-12 21:1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子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是每个人的一生都必须经历的。

在我们年少的时候,快乐痛苦并热烈地活着,想着要争取很多很多。我们入到半途之时,渐渐地感到抛与舍的凉意。我们得到的越积越多时,凉意也渐重,渐去渐远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许多当时视若性命的也飞驰而过,直至不见……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尔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所幸的是我们要日日为生计奔忙,并没有太多时间去计较这些。虽不自觉地走在这老路上,偶尔抽空回首望一望也就够了。

红楼梦是一面镜子,每当我营营碌碌过去一段后,会在我不经意回首的一瞥间,静静地替我映照出岁月的面容。可是我尚不能算是一个老练的人,我还不知道,它以后会给我看到一个怎样的世界。这是一部可以伴你从童年到老年的书。

十二、三岁时读红楼,它是那一堂最不爱上的数学课,神神鬼鬼、罗里罗嗦,不知道它求证的,到底是什么;十七、八岁时读红楼,它是边走边啃的一个青橄榄,来不及停下脚步细细品味,总是涩比甜多;过了二十岁时再读“红楼”,它就成了那场抓不住又放不下的初恋,已经灯火阑珊了,蓦然回首,它就是心底那份最深的惊喜和牵挂。

如今,已经不敢猝然去碰这本厚重的书,以免惊动心底深处的珍藏。当记忆的沙滩在时间这个巨大的海浪的冲击下,渐渐地褪去了曾经或深或浅的痕迹时,再次翻动起记忆中这种用梦装饰的凝重与古典。那些平实又自然流畅的文字,像一条清凉的小溪,一下子就流到心里……正是,尘市浮华无月到,不如闭户读红楼。

忍不住一遍遍地读,许多的情节和场景在心中都演绎的非常熟悉了,可每一次重读都好像是第一次,急急地往前赶……一读再读中,《红楼梦》早已不再只是一个缠绵绯恻的爱情故事,一个王朝一个家族的败落过程,而是点点滴滴人生共有的感悟。从它平实自然的文字中,我读到了许多作品再怎么翻江倒海也表达不出的一种大气,就是这种浑然天成的大气,使我越读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红楼梦真的就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刻在巨石上的一本书。否则,怎么如此洋洋洒洒几百万字,人物众多、铺排繁杂,却是杂而不乱,从容如闲庭信步?怎么满书都是看似最家常的文字、最平实的手法,却信手拈来都是生动的细节、鲜明的性格?

看宝玉对黛玉说的那一句:“我的五脏都揉碎了——你还只是哭”,竟比时下许多到地老、到天荒的海誓山盟更觉恳切而动人心魄。还有那一群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的女孩子,在一遍遍的阅读中,一个个由模糊苍白而丰满鲜活起来。那不是吗?聪慧可人、至情至性的黛玉正在荷锄葬花呢,凄美哀怨的葬花词中,看得见她脸上的盈盈泪光;稳重平和、博学多才的宝钗正在摇扇捕蝶呢,在这时,她是一个天真快乐的少女;活泼灵动的湘云还在芍药荫下香梦沉酣,精明乖巧的凤姐早已在老太太面前妙语如珠了……那一群水一样清洁、花一样明媚的女孩子呀,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那一声轻轻的叹息,和着月光下那一缕清越的笛音,一起穿过两百年悠悠的岁月,走进我的心里。

翻着翻着,一页页又变成了蘸满泪水的心酸的故事。淡淡的绿茶能让我更加沉静,或许,这样更容易对曹老先生笔下的人物所折射出的他的深邃的思绪,或许,这样更容易读懂他每每发出的沉重的叹息,或许,这样更容易理会他的“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诚然,我熟读红楼,虽不能倒背如流,但天资愚钝的我也无法完全彻悟曹老先生的意思。

滔滔红楼,唯独疯癫落拓的跛足道人的《好了歌》的劝世显得苍白无力;唯独“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句冷语突兀而出,令人触目惊心,但又入骨三分;众多人物的粉墨登场,唯吟着“秋花惨淡秋草长,耿耿秋灯秋夜长”的林黛玉的情调一如曹雪芹内心的悲哀及对这种悲哀的偏执依恋。

只有对人生怀着无限欲望的人才会对人生的有限性感受得这么敏感,这么痛切,而正是因为曹雪芹对人生怀着无限的欲望,他才持着一种无条件存在的勇气将一颗石头的红尘历劫写得如此叫人惊心动魄。

抬眼看那牌坊,横书四个大字:“孽海情天”边上有对联云:“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越是美丽,越酸痛的让人心惊。对美好人事与生具来的欣赏喜爱,一旦逝去,怎不感怀?

只能在虚梦里让人怜着的黛玉,写下那些女儿情态的文字,做了这许多人的知己,可有一人在得意时装她在心里?她远就是属于悲风逝水的,只在见者失意的时候被想起,被深刻的理解性灵的黛玉就这样披着悲的月纱,让我等凡夫俗子明白还有可为之生,为之死的情,在失落时,看到这样一个感情的、任情的、自我的、自然的、充分的黛玉,仿佛就能找到一处情的桃园,就鼓舞着自己前行。她在第一个梦里滋补着身子,第二个梦里调养着爱情,还没有等到第三个梦,她就被雪浸润。暗香浮动,泪尽处,又成几家黄昏。是什么,让我在流逝中坚持,坚持自己一开始就走进她的梦。纯白色的梦,铺天盖地的梦。通过梦,把些许高洁些许淡幽,为着她浅浅地描进眉头。

又念及袭人随宝玉一场,再不言不语的被嫁给了蒋玉涵,两下相逼情何以堪?又如何作活?书中两句话恰合此景,“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胡乱想到,“若黛玉是个麻子,宝钗相貌平平。宝玉黝黑无奇,那红楼如何得继?”

借的是人清心明,人样固然是万中无一,内心更是晶莹美绝,红楼才生出读者如此多怜惜珍爱来。

夜读红楼,身边什么所说所想的道具都没有,就那样热着渴着读着,只是一页一页的往下翻,仿佛自己正经历着,停不下来,等停下来了,掩卷了,才会百思如潮。

大海浪潮中如一叶扁舟的你我,是否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隐所呢?就算没有,看别人的悲欢离合,情仇爱恨,同时孤寂守望的痴者,怎么会不宁愿在纸中做个虫子呢?

读过了“鲜花著锦、烈火烹油”的繁盛,读过了“陋室空堂、衰草枯杨”的败落,到最后“只剩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读红楼梦,心中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黯然和遗憾,为了那个永远不老的爱情,为了那群清洁如水的女儿,也为了那个旷世奇才曹雪芹。两百年前,那个常常一醉“白眼向人斜”的狂傲书生,怎样在“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困境中,“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这大气磅礴、流传千古的文章?在洞察了“世事洞明”的“学问”,参透了“人情练达”的“文章”后,再为了一碗糊口的粥而“叩富儿门”、而沿街卖画,是不是心里也时常觉得有点冷?

经过了两百余年的岁月流转,不知道那颗不羁的诗心,此时正在何处流连?

当年的花容月貌,已无可寻觅;当年的高屋亮瓦,已灰飞烟灭;曾经的“歌舞场”,曾经的“笏满床”,都已在岁月中风化,只有那些人类共通的梦,还将一代一代的做下去,所以才有这读不尽的红楼,说不完的梦。
 
所以说,这是一部永远读不完的书。它既能满足你求知的欲望,也能让你饱享消闲的愉快。不论你从哪一页翻起来读,都能很快进入角色;也不论读过多少遍以后,再捧起来读,都能找到与以前不同的新鲜感觉。学问大,阅历深,你能感应到是这部书的恢宏堂奥;涉世之初,天真烂漫,你也能在书中找寻到共鸣点、兴奋点而沉醉迷恋,留连往返。

罢罢,“芝兰心性绮罗身,转眼繁华迹已陈。莫向邯郸重借枕,阿谁不是梦中人?”不读红楼,却读红楼。擎着爱作宗教的红楼,让世间执着尽于红颜。化烟又如何?化灰又如何?终必成空。一句叹一份人生;一书落寂世世遗憾。红楼一场梦是该醒来还是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