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启蒙之光到虚拟世界  

2007-12-24 23:44:29|  分类: 白痴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近代哲学的创始人,笛卡尔重新确立了思维的基础地位。我们的感觉经验是不可靠的,我们的感官会犯错误,会欺骗我们;其次,那些通过演绎或推理所获得的知识的真实性也要加以怀疑。当然,笛卡尔并不停留于怀疑,而是要通过思维来达到某种确定的东西,这集中体现在他那个著名的命题“我思故我在”中。问题是,“思”只能推出作为思维主体的“我”,而不是一个感性的“我”。尽管他诉诸“松果腺”,但这个解释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从“我思故我在”出发所得到的任何确定的东西都只可能是主观思维中的东西,无怪乎黑格尔要说:“从笛卡尔起,哲学一下转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范围,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也就是转入主观性的领域,转入确定的东西。”或者,我们也可以从笛卡尔所创立的解析几何来考察他的哲学思想。在解析几何中,基本的几何量——包括长度和角度等——被转化为向量,结果,几何的推理成为了向量的代数运算。这意味着,原本与几何学相连的感性空间消失了,因为解析几何所提供的不是构成感性空间的几何量,而只是一些代数方程式,难怪笛卡尔不仅要怀疑感觉经验——比如我们对空间的感觉,而且要怀疑演绎或推理所获得的知识的真实性——比如古典几何学。在解析几何中,我们发现的是一个由思维所构建的世界,这和笛卡尔的哲学实际上是相一致的,它要独立地从理性来构建世界,黑格尔是这样评论笛卡尔的哲学的,“这种哲学明白:它自己是独立地从理性而来的,自我意识是真理的主要环节。”

  按照笛卡尔的说法,那么这个一切都更好的世界只是思维的创造。人们的一切都在理性与启蒙之光的普照之下,甚至对于趣味也是如此。我们可以从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中看到这一点。在小说中,任何文艺作品都是由专门从业者受命生产出来的,这种生产完全是在计算与控制下进行的,甚至那些非法的、地下的出版物也是计算与控制的结果,就是说,是被故意做成非法与地下的,以满足人们各个层次的趣味的需要,这就如同阿多诺和霍克海默尔所说的文化工业。控制无所不在,当然在小说中,这种控制来自老大哥,通过“电幕”,老大哥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人们随处都可以感觉到:“老大哥在看着你”,就如同中世纪所说的上帝之眼,可以看到世界的全部。可是,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也就遭到了绝对的操纵,如小说所描写的那样,任何东西都是可以按老大哥的要求随意进行篡改的,篡改所达成的效果是,人们始终按照应该的样子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然而,真实和虚幻已经无法分辨,世界成为虚拟的。有意思的是,虚拟(virtual)这个词就让我们莫辨真幻,一方面它可以指虚拟的,另一方面它又可以指实质上的、有效果的。如果说《一九八四》中的虚拟世界还需要各个部的人工操作的话,那么瓦科夫斯基(Wachowski)兄弟的《黑客帝国》(The Matrix)就做得更为彻底了,在影片中,我们大家所感、所思的物质现实其实是一种虚拟现实,它由一台我们所依附的超级电脑——Matrix进行计算后给予我们。在这里,世界成为彻底控制的、彻底计算的、彻底数字的、彻底虚拟的。我们通过感觉、思维所处理的世界归根到底只是Matrix给我们的电子信息,而我们只是泡在营养液里接受这些信息,因此我们的真正的感觉与思维实际上都给剥夺了,人被剥夺为——用席勒的话来说——无。如果说,在《一九八四》中,人们还能找到最终的根源——老大哥,那么在《黑客帝国》中,人们却已经无法知道Matrix了。在更为彻底的虚拟世界中,老大哥隐而不见了,甚至那进行理性统治的国家也隐而不见了,但是统治却更为加强了。尽管《黑客帝国》是一个虚构,但是网络虚拟世界却已经是现实了。人们在网络虚拟世界中,可以运用理性计算来创造出任何东西。只要你的计算理性足够强,只要你的勇气足够大,那么你在网络虚拟世界中就可能是一切,不仅如此,这两个条件也能使你在现实生活中获得成功,这是网络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一致之处,这一致之处也将它们混淆了起来。我们从理性与勇气中似乎再次听到启蒙的声音: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网络虚拟世界从表面上看是科技的结果,但从更为深远的角度来看,是近代哲学的结果、是启蒙之光的结果。

  从笛卡尔到启蒙哲学,再到《一九八四》和《黑客帝国》,我们发现,启蒙之光所照耀的自由正在逐渐消失,正在逐渐走向它的反面。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启蒙的确带来了人类历史上的一段自由,而且这段自由永远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宝贵的东西之一,但是启蒙所呼唤的自由乃是运用理性的自由,这就埋设下了启蒙的另一面。如果说一开始启蒙反对信仰,凭借理性将神逐走,那么,随着启蒙的展开、理性的强大,新的神又降临了。这很明显地体现在《一九八四》与《黑客帝国》中,如果说前者中那“电幕”之后的老大哥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那么后者中的Matrix就不仅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而且是无所不能的,这足以使它成为神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