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醉来引君上红楼(6)——红楼深闺林黛玉  

2007-02-02 17:56:57|  分类: 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妹妹不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她太有自我了,这是她性格上的特点,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应该算不上是缺点了,然而在那个时候绝对是一种缺陷。一个女子,想认识自我,想认识生命的意义,这是匪夷所思的,是一种“出格”。所以从更深的角度来看,林黛玉其实是个有着民主思想的要求,有着个性解放的要求,并且不惜以生命加以抗争的性格强烈,决绝的反叛者和战斗者。按现在的话来说,她是个有思想的女子,并且有不同一般的才华。但在那个时候,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大背景下,她的光芒四射的才华是不被主流所认可的,是与拈针拿线的女红(这才是女子分内之事?有德之事?)活动相违背的。所以她的为人得不到环境的认同,大家都认为她孤僻、小心眼,爱吃醋,敏感多疑,而不去理解和关心她的精神追求。只有在宝哥哥心里,她才是独一无二的女神,她才得到知己相逢的快乐。

   所以这种孤愤和悲鸣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黛玉的诗作中深沉地呐喊出来:“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就像很久以前有个诗人也曾朝天狂喊:“谁明白我?”然后投江而亡。那个诗人,就是永远的屈原。林黛玉也是这样一个有着诗化感情的人,他们都带着生与死的疑问,带着对宇宙,对人生,对真理的终极追问,而力求在短暂的一生里绽放最艳丽的火花。这就是他们思想的火花,是他们对理想生活的憧憬和追求。在朝着理想前进的路上,黛玉拿起了两样武器:一样是诗,一样就是她的爱情。

   关于诗。年青的林黛玉在手把花锄出绣帘的一个春天,在众姐妹都在做饯花会的时候,独自来到花冢,一边数落着,一边哭成了一首诗:“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个有才华的女子,她只是在哭花吗?还是在哭自己流水将逝的青春和爱情?她只是在怜花吗?还是在怜惜自己“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纯真本性?或者更如她所说,她在葬自己风流多情的“花魂”?!生命虽然可贵,但在林黛玉看来,更可贵的就是人的虽死犹不悔的追求理想的精神和品质。这些都是林黛玉的人格理想,也是她整个生命的依托。她发乎至诚地吟成了诗,乃为字字哭声的《葬花吟》。

   宝玉不愧为黛玉的知己,听到这带血的诗,不禁为她恸倒。既而联想起大观园里的姐妹们也终将难逃宿命的追踪,自己也无法阻止时间带走所有美好的一切,他于是也一起痛哭着。黛玉发出的是诗人似的玄问:“尔今死去侬收葬。。。他年葬侬知是谁?”是对命运未卜的感叹;而宝玉却是哲人似的想到时间的无情,想到大家终将无可觅处,想到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悲伤!”两人的思想都有了朦胧的思辨色彩。

  黛玉不仅为自己的理想痛苦着,也为自己的爱情痛苦着。她爱着宝玉,是因为她渴望他是个可以“偕隐”的知己。她渴望他来了解的不仅仅是她的诗,她的才华,还有她不流于俗的内心世界。因此她才有了“你既是我之知己,我也该为你之知己”之说。她将爱情提升到了知己相伴一生的境界,这就是一种灵的境界了。


  然而现实的无情让黛玉的二件武器都以失败告终。在临死的时候,她将诗稿投入火中,并且口里念着:“宝玉,你好!你好!”含恨归去。她一生为之奋斗过的东西破灭了,她又不肯向现实低头屈服,所以她的结局只有死。只有用生命作代价来给这个阴沉的世界以最后一击!我们看黛玉不能只用一个悲剧的角色来看她,她也是一个战士,用生命保卫自己的理想、爱情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做为人的尊严。在这一点上,我是将黛玉作为一个“士”来看的,她有着一个“士”的全部内涵。所谓“士”,并不就是史湘云口中“唯大丈夫能本色”的“大丈夫”,“大丈夫”是接近于“好男儿”“英雄汉”的意思了,而是有人格理想,有道德要求,有思想品质的人,当然更要有文化修养,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当然,这又是题外话。

  所以,黛玉是个主张个性自由、爱情自由、生命自由的理想主义者。做为一个深闺女儿,曹雪芹赋予了她出众的外表和才华,更赋予了她追求独立的性格和与众不同的精神境界。她是真实的,又是完美的,她的真实在于她确实无法与黑暗的势力一决胜负,她太弱了;她的完美在于她用生命扣动了我们的灵魂,生命可以倒下,灵魂却是不屈的。

  在我看过的几个作家当中,有几个是谈到了生命的大寂寞的,鲁迅是一个;曹雪芹,是另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