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游戏部的故事  

2007-05-23 20:56:48|  分类: 游戏开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绝无雷同,如有巧合,纯属找茬。

1
 
酒吧里,飞天游戏公司的员工愁眉深锁,沉默不语。这气氛维持不了多久,个字不高的沈明率先开口:“你们觉得这件事要如何解决?”
 
“沈明,你意见最多,你先说看看。”留着长发,有着艺术家气质的齐路说道。
 
“好吧!我先说。就公司目前的状况,游戏应该做不出来了,即使做出来,卖相也很差。”
 
胖哥拍打着他的大肚子,大声地说:“没错,这就是公司目前的现状。”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何大家都知道公司现况,唯有主管们浑然不知?”小珺感到疑惑。
 
“外行领导内行,只能这么说。”沈明不客气地说着。
 
“主管们整天谈着管理,搞什么嘛!游戏又不是这么搞的。”阿宾拍打着桌子。
 
齐路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公司问题真的很多。我之前已经跟上面反应过了,可是上面依然无法进入状况。”
 
大伙此时又是一阵沉默。
 
“看来只好走一步算一步,看最后结果如何再说了。”齐路无奈地说着。
  
飞天游戏公司是一家新成立的游戏公司。总经理是留美电子博士,凭着对游戏的热忱,毅然投入游戏产业。文秦是他的本名,员工都称呼他为文总。文总每次在开会时,总喜欢展示一张金字塔图,强调公司策略是把产品定位在金字塔中间部位,然后用高昂的语调说:“这个群体游戏人口最多,每年消费金额高达数百亿,是公司的衣食父母。”公司的老员工每次听到这些内容,总是哈欠连连,因为,文总每年都说相同的话,甚至听到都会背了。
 
会议室里,文总握紧拳头说着:“今年是公司最关键的一年,我们已经累积了足够的游戏开发经验,万事俱备,这款游戏是否成功,就看我们的决心了。”
 
文总喝口水,接着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沈明举手,然后站起来说:“我们之前并没有开发网络游戏的经验,单机游戏和网络游戏是不一样的,公司是否有想过这点?”
 
文总脸沉了一下:“我相信凭你们的专业一定可以克服,难道你们没信心吗?”
 
“我们对自己的专业当然有信心,只是公司从未做过网络游戏,不免令人担心。”沈明急忙解释。
 
“我相信凭你们的专业一定没问题的。”文总想堵住沈明的嘴。
 
果然,沈明不再多说。文总感觉大家士气有点低沉,于是接着说:“况且策划内容包含网络游戏应该具备的游戏机制,甚至有些比目前当红的网络游戏还要好。我对这份策划内容深具信心,希望大家也要有信心。”
 
会议总算结束。沈明和胖哥溜到楼梯间抽烟,休息片刻。
 
“拜托!又不是写商业软件,竟然跟别人比功能,真受不了!”沈明忍不住发飙。
 
“我觉得整个策划内容像是大杂烩,根本是拼凑出来的,风格没有一致性。”胖哥又拍打着肚子说。
 
齐路也在会后找文总谈这次游戏开发工作事项。
 
“齐路,请坐。”文总微笑地说着。
 
齐路坐在沙发上,不自觉看着文总桌上一堆的管理书籍。
 
文总可说是现代企业管理的忠贞拥护者,他希望公司运作都能符合管理书上的建议事项。举例来说,他看到书上说,游戏产业是创意产业,公司一定要秉持由下而上的管理方式,于是,他便坚持策划内容一定要由策划部门主导。可是,书上所谈的毕竟是原则而已,还必须针对公司现况进行调整。但是,文总对游戏开发十足门外汉,哪有能力进行调整,况且由策划部门主导,他也乐得轻松。
 
“你对这个游戏策划感觉如何?”文总盼望得到齐路的支持。
 
“策划内容我大致看过,故事背景设定在古代中国,剧情跨越多个朝代,策划部门勇于挑战,虽然值得嘉许,可是……”齐路顿了一下,看着文总道:“我怕策划部门没这份能耐,因为光是考究中国一个朝代的工作量便很惊人,何况是横跨多个朝代,我想以我们目前的人手肯定不够。”
 
文总解释道:“策划部门说没问题,我相信他们的专业。”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考虑过时间计划,因为大概想一下就知道时间不够。”
 
齐路频频摇头,然后望向窗外,说道:“策划部门把所有当红的游戏机制全部进来,游戏界面也是抄袭当红游戏,我从来不知道策划原来这么好做。”齐路回过头来看着文总,说道:“我敢说游戏在时间内一定做不完,而且还会错过暑假档期。”
 
文总认真思考一会,说道:“看来问题真的不少。好吧!我会把你的意见反应给老郑知道。”
 
文总把齐路的意见写在记事簿上。文总问道:“我很想问个问题,为何你们之前都不说?”
 
“策划部门从来不曾针对策划内容询问过我们的意见。”齐路淡淡地说。
 
“真的吗?那问题真的很严重,我会找老郑了解一下情况。”文总皱了一下眉头。
 
2
 
文总虽然贵为游戏公司的总经理,也看好游戏这块市场,可是他本身却不玩游戏,或许是社会文化的因素,也或许是认为游戏是小孩子的玩意,他对游戏一概谢敬不敏。当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不屑使用自家的产品,便会影响到对工作的热情和专业的提升。因此,文总在游戏开发上是十足的门外汉,这方面专业他只听制作人老郑的话。文总非常信任老郑,老郑有多款游戏制作的经验,公司一切开发事项都要听他的,说他是地下总经理一点也不为过。老郑给人的感觉像是经验老到的游戏人,他的游戏制作经验是土法炼钢自己练出来的,他的口头禅是:“尽信书不如无书。”他对别人的经验一概不屑,认为经验的累积唯有靠自己。
 
下班后,办公室里只剩下文总和老郑。
 
“老郑,齐路说策划部门并没有针对策划内容询问其他人的意见,似乎是关起门闷着做。”文总开门见山地问“程序部门那些人哪懂策划,游戏策划是一项非常专业的知识。”老郑坚定地说。
 
“好吧!你同意这样的说法。”文总点头,
 
“不过,齐路也反映策划内容太庞大,游戏可能无法在明年暑假之前完成。针对这个问题,你有什么看法?”
 
“我的想法是先提出完整的策划内容,如果程序部门认为无法在明年暑假前完成,策划部门再依状况删除内容。像之前策划部门提出许多很好的构想,就是因为技术难以实现而作罢。我想,策划内容是很有弹性的。”
 
“看来情况没有想像中严重,这样我就放心了。”文总如释重负。
 
隔日,策划部门召开部门会议。
 
“经过昨天的公司会议之后,看来其他部门对策划内容有很多的意见。”老郑先来个开场白。
 
“他们对游戏策划又不懂,没资格批评策划内容。”阿彪说道。
 
小强、东雄、小开点头同意阿彪的观点,唯有阿宾和秋哥没有反应。
 
“我也是这么认为。”老郑翻开记事簿,说道:“另外,根据文总提供的讯息,似乎程序部门认为策划内容太多,无法在明年暑假之前完成游戏,大家有什么看法?”
 
“我建议把战斗机制改简单一点,这样可以节省许多开发时间。”秋哥说着。
 
“等一下,战斗机制是这款游戏的卖点,改了就没特色了。”阿彪立即反驳。
 
“可是,其他机制都是必要的,若不改战斗机制,要如何缩短开发时间。”秋哥接着说。
 
“可以先拿掉部分通讯机制,把它挪到下一版。”小强说道。
 
老郑看大家争论不休,于是说道:“似乎大家对于要删哪个机制有不同的意见,看来要投票表决了。”
 
公司策划部门成员共有六名,成员背景大不相同,资历也相差甚多。一般策划内容结合许多创意,而创意本身是非常主观的东西,好坏见仁见智。文总尊重每个成员的观点,给予每人相同的策划决策权,如果成员意见不同时,可通过投票表决。秋哥在策划部门中资历最深,他就不认同这样的做法。他认为要由文总做最后的决策,策划部门的角色只是提供建议而已,如果策划内容由策划部门投票表决,谁都可以做游戏公司的总经理。而且,策划部门成员资历相差甚多,有的是社会新鲜人,有的是闯荡多年的老鸟,投票表决的做法有待商榷。
 
策划部门会议结束,老郑立即找齐路讨论。“齐路,策划部门认为可以把部分通讯机制挪到下一版来做,这样的话,程序部门是否可以如期完成呢?”
 
齐路想了一会,“如果拿掉部分通讯机制,我想应该没问题。”
 
“太好了!那就这样决定了。”老郑非常高兴地说。
 
稍后,老郑走进总经理室,与文总讨论会议结果。“文总,根据策划部门会议的结论,大伙决定把部分通讯机制挪到下一个版本,其他机制不变动,这样游戏应该可以在明年暑假之前做出来。”
 
“很好,那齐路同意吗?”文总问道。
 
老郑点头道:“齐路他也同意。”
 
“那就好。”文总点头微笑,“接下来,项目要进入下一个开发阶段,程序部门要开始做demo,我想大家都想瞧瞧战斗系统是否真这么好。”
 
“没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做。”老郑点头。
 
“策划部门和程序部门的协调工作就要靠你了。”文总拍拍老郑的肩膀。
 
老郑找来策划部门经理和程序部门经理,共同讨论demo的工作事宜。
 
“齐路,战斗机制的demo,程序部门要找谁来做?”老郑问道。
 
“沈明和阿民目前比较有空,经验也比较丰富,我想他们可以做这件事。”
 
“程序部门没问题,那策划部门呢?”
 
秋哥想了一下,“阿宾是不错的人选,他之前规划过战斗机制,经验应该足够。”
 
“OK!demo开发人员就这么决定了。至于时间,我评估大概一个月左右,程序部门可以同意吗?”
 
齐路低头思考,“一个月应该没问题。”
 
“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月后大家就可以看到战斗的真实画面了。”老郑微笑地说着。
 

3
 
一般demo是为了印证策划的说词。不管策划人员把机制说得再好,都比不上真实画面所呈现的效果。这正是所谓的“眼见为凭”。
 
齐路找来沈明和阿民,安排demo开发事宜。
 
“你们知道我找你们要做啥吗?”齐路笑着说。
 
“唉。听你这样说,一定是想找我们两个做demo。”沈明整个人扒在桌上,故作虚脱状。
 
“不要这么说嘛!这是你们俩的光荣哈。”齐路从桌下拿出两杯咖啡,“来来来,先喝个咖啡,解解渴。”
 
“齐路,我可不可以不要做,这杯我还你。”沈明说着。
 
齐路笑着说,“嘿,这可不行!”
 
沈明抱怨:“我为什么一定要帮策划部门做这么无趣的战斗机制。”。
 
“沈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阿民终于开口说话。
 
“策划部门从来不向我们征询策划内容的意见,他们根本在做自己的游戏,我们程序部门只是帮他们实现梦想而已。”沈明继续抱怨,“策划部门有他们的梦想,我们也有我们的梦想,程序部门的人又不是只对技术有兴趣而已,如果只想搞技术,早就去写驱动程序了,何必来游戏公司开发游戏呢?”
 
齐路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实说,我几乎对这款游戏没有信心,这次的策划内容并不够好,而且,在前一款游戏完成之后,美术部门的小高和阿信也走了,目前只剩下胖哥和小珺较具水准。”
 
“听你们这样说,我对这款游戏快没信心了。我可不想浪费我的青春在一款烂游戏上。”阿民无力地说。
 
“好啦!不要光发牢骚,咖啡也要记得喝。”齐路缓和一下气氛,“我想,策划内容大致上应该不会再做大变动了。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把程序写好,况且,游戏技术的探索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沈明和阿民双双点头。
 
“既然你们都同意这样的观点,我想,为了公司的和睦,以后不要再跟策划部门争论策划内容的事情了。”齐路翻开记事簿,说道:“你们俩接下来一个月要负责战斗系统的demo,所以,要赶快去看战斗机制的策划内容。若有问题,可以跟阿宾讨论,他负责战斗系统的规划。”
 
齐路合上记事簿,“还有,明天你们俩要记得把demo的进度表寄给我。”
 
沈明和阿民一边点头,一边把齐路交代的事情记下。
 
齐路由于有多年的软件开发经验,他深知进度表一定要由程序员自行规划,这样程序员才会认真看待进度表。不过,身为程序主管的齐路,还是会审核组员所规划的进度表。因为,他知道有些组员很好强,一定会把进度规划得很紧凑;而有些组员则是比较保守,会规划较长的进度表。太宽松或太紧凑的进度表都不好,主管必须依据其开发经验,与组员协调,把进度表修正到合理状态。
 
为了开发战斗系统的demo,沈明和阿民花费数日阅读阿宾所写的战斗机制内容。两人发现策划内容是以策划的角度来撰写,必须耗费心力转换成程序的观点。为此,他们赶紧找阿宾开会。
 
“阿宾,我们发现策划内容不是用程序的观点来写,实作起来会很麻烦。”沈明向阿宾抱怨。
 
“可不可以举例看看,毕竟我不了解程序技术。”
 
“没问题!”沈明在白板上画了一些圈圈,说道:“举例来说,白色圆圈代表玩家,黑色圆圈代表NPC,依照你所规划的战斗机制,当NPC攻击玩家时,位置5、6的怪会自动进行协防。”
 
阿宾点头,“没错!”
 
“问题就出在这里。你是以位置的观点来规划机制,但是,以正常的程序写法来说,每个角色都是一个对象,而角色对象包含自己的AI。由于AI是写在角色对象中,以位置为观点的机制便无法运作。”
 
阿宾看着白板许久,似乎难以理解。过了几分钟之后,阿宾说道:“我可能要再想想,头有点痛。”
 
“好吧!让你花点时间想想。如果你想了解C++,我们可以教你。”沈明笑着说。
 
“哈!沈明,你明知我对程序一窍不通。”
 
“对了,除了这个问题之外,还有另一个问题。”阿民终于说话了。
 
“阿民,请说。”阿宾差点忘了阿民的存在。
 
“以公司现有的技术来说,你所规划的战斗机制中,A1和A5功能难以实作出来。”
 
“不会吧!这两个功能是我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想出来的,我以为程序部门的技术应该没问题的。”阿宾抱怨。
 
“这两大功能不是不能做,而是公司的3D引擎并不提供这样的功能。毕竟一套比较好的3D引擎要上百万美金,公司付不起这样的价格,但是,一般的3D引擎却做不出许多高级的特效,而且效率也低。”阿民忙解释。
 
“真是可惜,那可是战斗机制最大的特色。”阿宾颇为泄气。
 
阿民继续说:“如果策划部门在规划机制时,能事先与程序部门沟通,应该可以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阿宾叹了口气,说道:“嗯!这是我的不对,毕竟游戏的本质是软件,程序技术是最大的关键,我应该先跟你们讨论的。”阿宾手指快速敲打桌面,说道:“看来这两个功能必须拿掉了。”
 
4
 
周日,沈明和阿民相约来到空岸书城,想购买一些游戏开发书籍。这个书店是程序员必逛的书店,因为店里头进口大量电脑原文书籍,并且还可以在店内喝咖啡。不过,这家书局最特别的是墙壁贴满UML图,可供程序员参考。沈明最喜欢到这家书店看墙壁上最新的UML图,因为可以从中学习别人设计软件架构的经验。店里每到六日,总会挤满各家公司的程序员,他们一方面买书,一方面跟其他公司的程序员聊聊天,简直像是小型的技术研讨会。书店老板本身也是技术出身,一直很喜欢这样的气氛。
 
沈明和阿民买了几本书之后,点了两杯咖啡,坐下来聊天。
 
“原文书还真贵,花了不少钱,我这个月又要吃泡面了。”沈明翻开其中一本书来看。
 
阿民笑着说:“我也是,一时手痒买了不少书。”
 
“游戏技术的书籍根本买不完。”沈明抱怨,“为了讨好游戏玩家,游戏技术一直翻新,可累了我们这些开发游戏的人。”
 
阿民边喝咖啡边点头,“这次战斗机制最困难的应该是战斗AI,阿宾设计得非常复杂,我第一个想到的方法是基因演算法。”
 
沈明立即摇头,“基因演算法不行,那太花时间了,运算速度一定非常慢。我已经想到其他更快的办法,我回公司再跟你讲。”
 
“嗯!”阿民点头。
 
“阿民,战斗机制的主程序架构就由你负责,软件架构是你的强项。”
 
“没问题,那战斗AI就由你负责,我对人工智慧并不在行。”
 
沈明轻拍阿民肩膀,笑道:“我喜欢这样的安排。”
 
沈明喝着咖啡,并看着墙壁上最新的UML图。沈明指着一张UML图问阿民:“这张UML图很奇怪,为何要这样设计?”
 
阿民看了一会,说道:“这个架构参考了Abstract Factory Pattern。”
 
“又是设计模式,那个令我头痛的东西。”沈明双手抱头,故作痛苦状。
 
“没这么夸张啦!其实你多少也有些了解。不过,Abstract Factory 在游戏程序上还有另一个重要用途。”
 
“什么用途?”沈明根本不想去思考。
 
“Abstract Factory Pattern可以做资源管理,因为所有对象的生成都集中在Factory,在Factory中做资源管理最方便。”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之前都没想到可以这么用。”沈明说道。
 
阿民摸着头笑道:“这没什么啦!”
 
沈明看了一下其他的UML图,然后,从书袋中拿出一本厚重的书,说道:“这本书专门教人如何开发脚本系统,我想用在战斗系统中。”
 
“开发script system?那要花很多时间!”阿民颇为惊讶。
 
“齐路也说了,对我们而言,开发游戏的乐趣就是玩技术,若不写脚本系统,那写游戏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可是,若自行开发脚本系统,一定来不及在期限内把战斗系统做出来!况且,目前Lua已经很好用了,很多游戏都直接拿来采用。”
 
沈明把书合起来,说道:“阿民,我一直很想自行开发script system,那是我写游戏的唯一乐趣。”
 
“沈明,我何尝不想这么做,但是,身为游戏程序设计师的我们,本分是撰写稳定有效率的游戏系统。我们要站到巨人的肩膀上。”
 
沈明转头看别的地方,像似闹别扭的小孩。
 
阿民接着说道:“以GNU来说,packages之间相互引用,自由软件才会成长这么快。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那世界上一定会存在几千种script。”
 
沈明哼了一下,颇不以为然。
 
阿民笑着说道:“再以3D引擎为例,我知道每个游戏程序设计师都想开发自己的3D引擎,可是,业界叫得出名号的也只有那几款。做得出来是一回事,可不可以用在游戏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你敢打包票在期限内可以做出比Lua还要好的脚本系统,我想公司一定会让你去做。”喝了一口咖啡,阿民继续说道:“问题是,公司怎么敢冒这么大的风险让你去做?”
 
沈明转过头来看着阿民:“你平时话不多,不过倒是很会说服人,你不当项目经理真是太可惜了。”沈明把书放回书袋中,说道:“我是不会放弃的,我有信心一定可以做得比Lua还要好。”
 
阿民摇头笑着。他知道沈明个性倔强,要让他改变很不容易。
 
这时,书局外头进来一位身材矮胖的人,他看到了沈明和阿民,便坐了下来。他拍着沈明的肩膀,说道:“沈明,这么悠闲啊!还有时间在这里喝咖啡,没去公司加班啊!”
 
沈明笑道:“平哥,好久不见!我没这么命苦啦!礼拜天还加班,人生多没乐趣啊!”
 
平哥叹道:“你们命真好啊!我等一下还要到公司加班。这年头游戏程序设计师的命不值钱啊!”
 
沈明摇头叹息:“是啊!我听说有家游戏公司欺压菜鸟,只给新来的游戏程序月薪一千。月薪一千要怎么活啊!其他行业都要先培养菜鸟,我倒没听过月薪给一千的。我看以后应该没人想要到那家公司应征。”
 
平哥叹道:“为什么游戏公司都不能成熟一点,起码也要学学其他行业经营之道。”
 
三人互看,不禁又叹起气来。
 
5
 
为了能准时完成demo,沈明和阿民采分工方式,阿民负责主架构,沈明负责战斗AI。正当沈明正忙于撰写战斗AI时,阿宾跑来找沈明。
 
“沈明,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
 
沈明抬起头来,说道:“阿宾,你来一定没好事。”
 
阿宾微笑道:“沈明,我要解释一下,这是上头的意见,我也蛮无奈的。为了让这款游戏更具竞争力,战斗系统不得不改。”阿宾拍拍沈明的肩膀。
 
沈明气疯了,手指头不停地敲打桌面。沈明为了战斗系统,经过好几天加班熬夜才把架构搭建出来,现在要更改战斗系统,之前的努力简直是白费了。一想到此,沈明更加生气。
 
“沈明,我知道你很生气,不过,我希望你能了解,游戏策划规格常会因环境而变动。所以,当你们在设计架构时,一定要以弹性为优先,预留变动的空间。”
 
沈明忍住脾气,说道:“也不须变动如此频繁吧,这凸显出当初制订规格时欠缺思考。”
 
阿宾知道这次是策划部门理亏,因此,对沈明的批评不加以反驳。
 
阿宾勉强挤出笑容,说道:“这的确是我们不对,以后我们会减少变动的频率。”
 
沈明听到阿宾的道歉,气也消了一半,“好吧!我和阿民会赶快更改架构,希望能赶上进度。”
 
为了更改架构,沈明和阿民又在公司熬夜加班了。由于demo只规划一个月的时间,这多出来的变动只能利用加班时间来补。
 
晚上12点半,沈明在电脑前加紧赶工,十只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移动。夜阑人静,眼皮格外沉重,沈明只能不断靠桌上的黑咖啡提神。沈明并不是狂热的程序员,他也不喜欢在晚上写程序,他知道在精神不继的情况下,写出来的程序容易出错。但是,紧凑的开发进度让他不得不加班。沈明常思考一个问题:当项目进度订好之后,任何的规格变动都会产生额外的工作量,多出来的工作势必要靠缓冲时间和加班来解决,如果不加班,缓冲时间该如何订会比较好?太长的缓冲时间浪费项目成本,太短却会增加员工的不满情绪。这个问题困恼沈明许久,他认为缓冲时间的拿捏或许是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
 
“阿民,你是否想过一个问题,为何我们总是避免不了要加班?”
 
阿民想了一下,说道:“因为人不是神,无法预知开发过程中会发生什么额外事情,所以,一旦事情变多,且结案时间不能更改时,就必须靠加班来解决了。”
 
沈明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适当的缓冲时间是否可以解决加班问题?”
 
阿民说道:“缓冲时间多少可以解决加班问题,但是,缓冲时间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阿民喝口咖啡,继续说道:“我们都知道,游戏项目须具独创性才有获利的机会,而独创性的本质是未知,未知则代表难以预测。既然难以预测,一开始所订定的时间计划便只能供作参考。”
 
沈明似乎理解阿民的解释,接着说道:“所以,我们是为了一份仅供参考的时间计划而加班啰?”
 
阿民微笑点头。
 
沈明用狐疑的表情问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为了一份可笑的时间计划而加班,为何你还甘愿加班?”
 
阿民拿起咖啡杯,说道:“我是为了能继续喝咖啡才加班。我如果不配合加班,一定会被公司炒鱿鱼,到时我就没咖啡可喝了。”
 
经过多日的加班奋战,两人总算在一个月内完成战斗系统demo。demo完成当天,全公司的人都进入会议室内,专注看着沈明展示战斗系统。由于阿宾负责策划战斗系统,因此,整个展示过程都由阿宾负责解说。
 
展示完毕,阿宾道:“不知各位对战斗系统有何感想?”
 
文总率先说道:“这个战斗系统会不会太暴力了?我担心对青少年会有不良的影响!”
 
沈明听了文总的话后,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心想:“文总你也帮帮忙,我们又不是在搞CAI!”
 
阿宾回应道:“文总放心,如果担心太过暴力,可通过美术修正来解决。”
 
老郑沉思一会,说道:“这个战斗系统是蛮不错的,也很有趣,但是,玩一千次之后,是否还会感觉好玩,我不敢确定。”
 
阿宾答道:“嗯,老郑考虑的是战斗系统的耐玩性,当初在设计战斗系统时,我们便有考虑到耐玩性。我想,大家都知道,这个战斗系统强调的是策略运用,因此,游戏角色会因经验值提升而增加可运用的策略,而不是增强能力。该提升经验值的是玩家本身。当玩家熟悉各种策略的搭配运用,自然会提升获胜的机率。围棋经历千年不衰,就是这个道理。”
 
经过阿宾的解释之后,大家都点头认同,也认为这次战斗系统绝对有卖点。
 
阿宾看到大家的反应之后,感到很得意,心想战斗系统应该是过关了,于是说道:“如果大家都没问题,那这次的会议就……”说到一半,胖哥突然举手说道:
 
“我认为这次战斗系统有个致命缺点!”
 
阿宾心理咒骂胖哥:“臭胖哥,等一下私下讲就好,干嘛出来闹场。”想归想,阿宾还是笑着说道:“胖哥,你觉得缺点在哪里?”
 
胖哥说道:“我觉得镜头晃动太严重,不一定要学黑客帝国那样转一圈镜头,玩久会想吐。”
 
小珺打一下胖哥的头,说道:“胖哥,你是来闹场的喔,这哪是致命缺点,以后再稍微调整就行了。”
 
大家笑成一团,纷纷跑来打胖哥的头,而会议也在欢笑中圆满结束。
 
 6
 
游戏策划一般是由制作人主导,制作人必须确定音乐美术风格、游戏玩法和游戏主剧情。风格、玩法和剧情都是非常主观的东西,没有任何对错可言,当开发人员在讨论这些主观的东西时,常会起争执。飞翔公司也常发生这样的问题。随着项目的进展,老郑召集所有策划和美术人员,准备开会讨论游戏的美术风格。
 
“今天,我们要一起讨论游戏的美术风格,希望大家能踊跃发表意见。”老郑通常会先来个开场白,以确定讨论的主题和方向。
 
秋哥率先说:“既然游戏故事背景已经确定是中国古代,那么,美术风格应该是古代中国风。当然,在这个主轴之下,还有许多要探讨的主题,譬如:场景是否要用水墨画?人物是否采用可爱风?”
 
阿宾接着说:“故事背景既然是与战争有关,人物风格理当是写实风,然而,可爱却可以吸引较多的玩家。我认为公司必须做这方面的市场研究。”
 
老郑点头,说道:“我想,公司可能不会花钱做这方面的调查,文总信任我们的专业,我们说了算。”
 
此时,阿彪说话了:“我认为场景和人物风格必须与故事背景有一致性,既然是与战争题材有关,写实风格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阿宾马上反驳:“不一定吧!如果公司确定不做调查,我倒是偏好可爱,因为可爱可吸引较广的年龄层。”
 
阿彪不甘示弱,大声说道:“你的预测从来不准,上次你就预测错误!比起可爱,写实风格比较能吸引资深玩家,资深玩家能够为公司创造更多的利润。”
 
阿宾用力拍打桌子,大吼:“你这是什么意思?何必提到上次的事情!”
 
老郑发现气氛不对,赶紧打圆场:“各位,请冷静一点。在讨论事情的时候,请对事不对人。我知道美术风格是很主观的东西,但是,为求会议能够顺利进行,请大家尽量避免感性的冲突,否则会议将没完没了。”
 
阿宾和阿彪不再说话。
 
老郑继续说道:“我要再次提醒大家,最后决定的人是我,我会负起全部的责任。开这个会议的目的,主要是凝聚大家的共识,当然也希望大家能提出对游戏有帮助的建议。阿宾和阿彪说的都有道理,我会视情况加以采纳。”
 
老郑看了一下窗外的天气,微笑说道:“今天天气看来不错,我们去吃饭,边吃边讨论如何?”
 
大家不禁高呼万岁。
 
在召开多场会议讨论之后,老郑决定美术风格采写实风及中国水墨色调。在下这个决定之前,老郑早已跟策划和美术人员进行个别沟通,并获得大家的支持。唯一的例外是阿宾。阿宾非常坚持游戏应该采用可爱风格。阿宾是策划部门的主力之一,老郑深知必须获得他的支持,游戏才能顺利进行。于是,老郑利用午休时间,请阿宾喝咖啡,希望能够说服他。
 
“阿宾,上次你说可爱风可以吸引较广的年龄层,是吧!”老郑开门见山便说。
 
阿宾点头道:“嗯,可爱风比较能吸引女生和小孩。”
 
“那么,你觉得这个游戏策划案适合女生和小孩吗?”老郑问道。
 
阿宾想了一下,说道:“是不太适合,不过,我希望游戏能够吸引更多的玩家,而不是男性和重度玩家而已。”
 
老郑喝口咖啡,继续说道:“如果游戏采可爱风,是否会因而流失男性和重度玩家?”
 
阿宾迟疑了一下,答不出来。
 
老郑见机不可失,继续说道:“再者,如果你是出钱的老板,你会选择写实还是可爱?”
 
阿宾依然没说半句话。
 
老郑说道:“你不必马上回答这些问题,我希望明天你能给我答案。”
 
隔天,阿宾一大早便来找老郑。
 
“老郑,我昨天想了很久,我觉得这个游戏应该采用写实风格,不该采用可爱风格。”
 
老郑微笑道:“很好,我等这句话等很久了。”
 
老郑花了一番功夫,总算在美术风格上获得大家的支持。
 
老郑认为游戏必须靠大家共同完成,因此,获得大家的认同,游戏才能顺利完成。在之前,老郑遇到这种状况总是以投票方式进行表决,譬如,先前为了决定要删除哪些机制,老郑便采用投票表决方式。后来,老郑听了秋哥的建议后,才改变做法。老郑现在深信,制作人必须有能力判断什么才是好游戏该具备的要素,如果任何决定都要通过表决方式,那谁都可以当制作人,而且,做出来的游戏一定是二流水准。
 
确定美术风格后,美术部门便开始进行人物角色设计和场景设计。在设计过程中,2D美术设计人员依据策划文件设计角色和场景,策划人员则是从旁提供协助。美术设计人员的素质攸关一套游戏的成败。唯有优质的游戏内涵才能黏住玩家,但是,唯有优质的美术才能吸引挑剔的玩家品味游戏内涵。美术是游戏的门面,对游戏而言非常重要。
 

<未完不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