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醉来引君上红楼(7)——爱玲为何要写红楼梦魇  

2007-07-25 19:09:53|  分类: 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爱玲写过一本《红楼梦魇》,书名玄奇,内容却一点也不怪诞。其实她写的是《红楼梦(石头记)的成书经过》。后来,旅法红学家陈庆浩也许从这本书得到启发,写了一篇《八十回石头记成书考》,不久,又有《再考》问世。至于其他考证书籍更是无从计数。

    张爱玲所作的红学研究,不止是此书的成书经过,而是替红楼梦还原,洗清它的真面目,因为续书将它庸俗化了,变成了“装上义肢的维纳斯”,“俗不可耐”。

    但是《梦魇》却是疏离一般读者的“梦魇”,因为它是一本高难度的书。信手举个例子,譬如她议论第二十五回贾环写经时,作者夹写贾环与丫鬟彩霞的一段罗曼史。她引用了三种版本:全抄本、甲戌本、戚本。议题简单:贾环有一天奉王夫人的命抄金刚经,
小人得志,拿班作势,一会儿要喝茶,一会儿要剪烛花,两个丫头彩云、金钏儿都讨厌他,不理他,只有彩霞跟他合得来,倒了一杯茶给他。似这般一加一等于二的说理,张爱玲搬演了三种版本,加上彩云彩霞两个名字紧箍咒似的搅合,读者的脑袋一下子给砸昏了,无法跟进她的思路,也分不清哪一个版本在讲甚么了。

    但是她考证宁府和贾赦一支,利用内证,证明“都非初稿所有,是后来才添上的”(陈庆浩语),却显得笔酣墨饱,摇曳生姿。

    她又以金钏儿这名王夫人的贴身丫鬟为例,证明书中原无是人,是雪芹在改写过程中添加进去的。第三十二回至三十六回有关宝玉挨打、宝黛恋爱进入高潮的描写,之所以节节环扣紧密、高潮迭起,是因为再三改写(直至曹公逝世前还在不断修葺琢磨)才达致的效果。她利用各种版本的迥异点,证明原先并无“挨打”的情节,此所以湘云在五回中,纵然发生了泼天大事,她也像没事人一般,也没有去探望她口中的“爱”哥哥,显得非常突兀,那是因为添加了金钏儿这个角色以后,事情才急转直下,但湘云的处境却顾“头”顾不了“脚”,免不了尴尬“凸槌”了。张爱玲“不写之写”的一点是:可惜曹公死早了一点,否则这个漏洞再动一番手脚,他迟早会弥补过来。

    写到这里,张爱玲在《梦魇》一书自序中所说的话,又在耳旁营营扰扰响了起来:“红楼梦的一个特点是改写时间之长——何止十年‘增删五次’?直到去世为止,大概占作者成年时代的全部。曹雪芹的天才不是像女神雅典娜一样,从她父王天神修斯的眉宇间跳出来,一下地就全副武装。从改写的过程可以看出他的成长,有时候我觉得是天才的横剖面。”

    什么是天才的横剖面?原来不过是那句老生常谈:“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

    “天才的横剖面”,咀嚼在张爱玲嘴里,应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她自己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不是有过许多版本吗?她永不满足的心理,与曹公是等天比长的。

    所以她要写《红楼梦魇》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