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只除苏小不风流(作于04年2月)  

2007-07-25 21:59:4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小小是在十九岁上咯血死的。

  我把关于她的所有神奇传说都归结于她的芳龄早逝——一个才女在最美丽的时刻突然夭折了。

  小小的身世有两个版本:

  一种说法是家道殷实,十五岁时,父母谢世。无人管教,多情有才又爱才,于是结交了很多白衣卿相。
  
  燕引莺招柳夹道
  章台直接到西湖
  春花秋月如相访
  家住西泠妾姓苏
  
  叹为观止。
  
  使我想起锁麟囊里的一句唱词:她为饥寒我为娇。
  
  小小是不为饥寒只为娇。
  
  另一种说法是父亲早亡,家道中落,母亲无奈为妓。小小只是女承母业。
  
  多数人宁愿接受前一种说法,即使也相信后一种说法更接近事实。
  
       小小一生的亮点,在三个人两首诗一副联。
  
  第一个人是阮郁,有人说是阮籍,我不信,阮步兵是我神往的一个人,不会薄倖。
  
  妾乘油壁车
  郎跨青骢马
  何处结同心
  西陵松柏下
  
  可惜阮郁是一个没用的人,辜负了小小,这种人不说也罢。
  
  第二个人是孟浪,看名字就是个假名士,仰慕小小,又舍不去政府官员的面子。
  
  梅花虽傲骨
  怎敢敌春寒
  若更分红白
  还须青眼看
  
  痛快淋漓!一个千娇百媚的弱女子,让多少大男人都流虚汗了。
  
  最后一个是鲍仁,后来的很多戏曲故事取材于他和小小的传说。
  
  鲍仁明显被美化了:一个落拓文人,得到杭州名妓的资助,金榜题名。春风得意来寻旧地时,才知斯人香魂已散。
  
       湖山此地曾埋玉
  花月其人可铸金
  
  鲍仁肯定也是小小的入幕之宾,只是命运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展现自己的多情。
  
  我未去过西湖,没有寻访小小墓地,听说慕才亭仍在。可惜不能俯仰浩叹,一舒胸臆。
  
  小小的确是一朵花,身后仍引来蜂蝶无数。
  
  宋时有司马槱者,字才仲,在洛下梦一美人搴帷而歌,问其名,曰:西陵苏小小也。问歌何曲?曰:《黄金缕》。后五年,才仲以东坡荐举,为秦少章幕下官,因道其事。少章异之,曰:“苏小之墓,今在西泠,何不酹酒吊之。”才仲往寻其墓拜之。是夜,梦与同寝,曰:妾愿酬矣。自是幽昏三载,才仲亦卒于杭,葬小小墓侧。
  
  哈哈,古人真有趣。
  
  据说小小死后,芳魂不殁,屡现花间。
  
  下次一定到西泠桥看看,倘小小视我为奇人,或肯现身,让我一睹芳泽。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为什么我们总是病态地审美,欣赏夭折的美丽?
  
  也许这就是悲剧的力量!

 

------------------------

今补:

如今这万人踏遍的西泠桥,还会有小小现身否?怕是难矣。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