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楼&游戏

一位红楼爱好者&游戏策划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身处在一个悲哀的国家, 我们同胞的血脉中流动着短视的劣根性, 我所从事的行业正处于黑暗的时代, 我没有热血,但一息尚存。

网易考拉推荐

贴旧作  

2011-02-24 17:54:33|  分类: 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不是特意要翻尸盗骨的,最近刘续红楼的新闻太多,看得窝火。
 
------------
遥祭雪芹先生
2003年12月10日
  维盛世无忧之元,蝉噪燕飞之月,有心无力之日,陋斋敝生,谨以抚夏之风,披云之月  ,野崖之果,清泉之水,四者虽微,聊表后生仰止——乃致祭于二百年前,挥劲毫倾碧  血,以成神书之曹公霑号雪芹者之前曰:窃思先生自临人世,品察物品,俯仰一世,得  寿不过四十余载,而天上地下之苦乐已备极矣。其先曾祖显赫,祖父荣耀。珠帘画栋,  桂殿兰宫,三千里华盖云集,八百步锦绣铺路。金樽之酒常满,玉石之钟不歇。终日箫  歌,尽年花舞。锦衣纨绔,奥甘靥肥。虽石崇不足言其富,虽王恺不足言其贵。然先生  身居华林而披悲凉之雾。偶吟诗书,笑谈座中,情思飞跃,风彩照人。如人中之龙凤,  令人一望而忘俗,再看而自惭!先生亦自筹得意,逍遥自在。暗谓潘安宋玉,及子建相  如之才情并伦;或思过庭孔鲤,谢家玉树,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熟料宦海风波,险浪自难料及;人臣难做,易主崇恩尽散。父辈官罢,而竟及全族抄检  。家败人亡,人去楼空,哭嚎无路,惶惶凄凄。富贵荣华,已化云烟;沧海桑田,只在  一瞬。泽涸之时,鱼虾不能自存;覆巢之下,幼卵安能独完?先生自此于云端跌于地下  ,年只十余,茫茫不知所之。即如狂风扫蕊,骤雨击絮,孤苦无依,飘零无落。先生从  此不得欢颜!众亲皆去,先生孓然独立;一技无存,先生备及艰辛。举双目,世茫茫竟  无立锥之地;抬望眼,风萧萧只泣逆水寒波。空回首,已是香销玉殒;再凝眸,却是昨  是今非。噩梦易醒,明朝风卷残花;穷途难继,今日雨打浮萍。举家食粥,残桥卖画,  薄衣当寒,赊酒求醉。蓬浦茅椽,绳床瓦灶,。虽钱通武训不足言其困顿。  先生秉性明醒,刚决自爱,虽经此世遍,亦不甘穷途丧节,潦倒终生。亲身历难,识盈  虚之有数;冷眼察世,知世事之无常。追忆当年,辨真情之可贵;沉思如今,叹芳心之  难收。穷彻海之灵窍,尽通灵之禅悟,落笔成书,泣血成文。千古《红楼梦》遂成!一  顾而夺人泪,再顾而夺人心。字字是血,句句关情。昔仓颉造字,鬼神夜哭,其鬼神亦  知后世之有曹公雪芹之奇书乎!怎奈天妒奇才,世嫉能人,竟使红楼不能梦尽。如通天  绝壁,斜擎天地。乃使后学才士,竭精极虑,亦不能稍合一二。遂使曹氏红楼竟为万古  神话,步堂入室,登峰造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天地悠悠,白云开合,但见长江送水,不见先生遗踪。方知绝崖疆上,先生意博;半卷  书前,书生无缘。月冷星稀,薄露沾巾,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呜呼,余既在二百年后  重奠先生,而先生在异域亦颇感之叹之耶?虽小生鄙俗,亦有望借先生之圣听提之携之  矣。百年以还,世人凡谈及先生者,莫不尊之敬之。概先生之意气折人深矣。既有红学  研究会之成立,又有百派之争久矣。纵古横今,谁敢以半篇文章而竟传于世乎?惟先生  一人而已矣。然其必“诗穷而后工”乎?史迁之言亦竟符于先生哉?英雄多磨,纨绔少  男,其必定乎?是余谓,既云先生家败之为不幸,实则为大幸矣。向使尊家豪华如旧,  先生已能梦此红楼乎?先生亦想名传千古乎?先生亦想后人每念及先生,无不尊泣先生  乎?先生何言!先生何言!夫“文章千古事”,然身后之名又何当生前之苦。然先生此  时亦必感慨有加,怅然难语。但目送斜阳,观落霞孤鹜。  先生已作古矣,高风存焉,奇文存焉,是以先生不死也。余信先生之泪,必若黄河,滔  滔而浊;先生之血,必如碧玉,质洁而坚;先生之心,必为铜镜,历尽磨难,洞透天人  。  时雀击长空,鱼跃浅波,清风鸣蝉,白云飘绵。余祭笔书上,实倾听天籁。遥寄吾心,  或解先生一寂之寥。哀吾心,而望先生安矣。呜呼哀哉!尚飨!
 
-----------
再附上当时搜狐网友和的《天才诔》

维国泰小康之元,白雪红梅之月,无可如何之日,暖香阁小玉,谨以百花之蕊、茜纱之罗、惠泉之液、合欢之茗,四物虽微,聊以达意传情,乃致祭于青埂峰曹先生名霑字梦阮号雪芹者之前曰: 
窃思先生自临浑世,凡四十零八载,萧然瘦生。先生之乡籍,纷争难辨;先生之生辰,史无记载,更莫能考者久矣。唯先生忌日,乾隆壬午除夕,乃公元一七六三年二月十二日,噫!展眼已二百四十年矣! 
细思先生平生,初始乃寄身昌明隆世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饫甘餍美;骄童侈婢,肥马轻裘,受享了不过短短一十三年。
有道是:一朝天子一世臣,荣华正好,无常又到;沉酣一梦,物非人换;廿年树倒,西堂即闭;子孙飘零,犹如猢狲。历尽离合,尝遍悲欢;人情世态,世故炎凉。甚荒唐!荒唐!先生为之感慨,亦为之释然。
遥想先生心性,爽侠狂放,入豪门近贵,不羡青莲;立本之羞,则不堪当。若论痴情缠绵,一如宝玉;多愁善感,又若颦儿。风流如唐才子;举止似宋玉、子建。似傻如狂,又若温八叉再现;放情肆志,一混于酒,如刘伶辈;傲然独得,任性不羁,公然又一个步兵白眼。
可悲者,悬附于扰扰人世,徒负不羁之才,罕为世之所用,竟半世潦倒。昔日扬州旧梦、秦淮风月;今日衡门柴扉、环堵蓬蒿;旧时珠环翠绕,于今离群索居;忆昔门迎珠履三千、户列金钗十二,感今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哀哉伤哉!奈何奈何!迷离于恋恋红尘,惶惶于来日茫茫。
可叹者,下世为人,原为还泪;刳肝为纸,拆骨为笔;滴泪为墨,沥血书辞。一把眼泪,洒与闺阁;托言寓意,寄小儿女。都来眼底,复又心头;辛苦才人,用意搜求。十年披阅,五次增删,作成千古奇文,绝世文章。
可幸者,自创世纪,开辟鸿蒙,炼石补天有人,理朝廷治风俗有人,扶持世教有人,劫富济贫有人,独怜香惜玉无人。造物主忧之,遂旨令先生,以尽性至命工夫,为我闺阁昭传。文章华美,悦人耳目;神思笔力,皆从天分。
可庆者,遥想当年,家置一部,开口不谈,读尽诗书,亦是枉然!竟成学问,轰轰烈烈;学术崇高,赫赫扬扬;红学人物,显尽风光。纵观时下,虚拟论坛,爱红者众,蔚为可观;众小儿女,喁喁不休。你倾心宝钗,我偏爱黛玉;你钟情宝玉,他欣赏凤姐。更有godsun,唯慕湘云。传世之作,雅俗共赏。上至硕儒,不敢鄙词;下至负贩,不嫌其高。 
幸哉幸哉!先生身后,留下一石,字迹分明,编述历历,赐与我等,闲来把玩。喷饭供酒,消愁解闷;朝夕相伴,梦绕魂牵。省了谋虚逐妄,省了碌碌庸庸。
可哀者,风情月债,文章绵延。先生贫病交加,壬午除夕,书未写完,先生泪尽,抱恨而去。白雪歌残,梦亦正长;牛鬼遗文,不禁令人潸然。“身后之名何当生前之苦?”
呜呼!哀哉哀哉!
可恨者,不知谁何伧父?狗尾续貂!程氏臆见始作俑,高氏欣然拜诺。是可忍,孰不可忍!昔好事者,置之舞台以至荧屏银幕,有心无力,亦实难堪;孰料今更凭空杜撰先生者,是可恕,犹不可恕!何也?人之三六九等,各各有别;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先生有言:不因风流不为友。况心灵人之自有,各不相贷,岂可开方便法门,任人支借乎?
可慰者,先生弟子,幸有爱玲;未名才子,略可望成。小玉懵懂,岂敢巴望?恨不早生二三百年,身为侍婢于眼面前!捧茶递水,研墨添香。听先生挥洒谈吐,如沐春风;观先生奇谐雄辩,逸趣横生。先生在上,俯瞰我等,可差快一时、转眸一笑否?
徒然妄想,泣涕彷徨,心中为之怅然!
星月兮唏嘘,人声兮悄然;天籁兮汪汪,灯影兮幢幢。遥思兮是祈,慕想兮望安。呜呼哀哉!尚飨!
(2003/12/13初稿,12/15修订。)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